<<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家教恶搞温馨向同人】穿越时空的菠萝 第一章 BY 流星
----------------------------------------------------------------
 
lovemukuro 发表于 2009-6-5 15:02:00
 

此为《真实的谎言》姐妹篇XDD

流星君辛苦了!!!在SS本这么紧急的年代还是把欠揍的菠萝生出来了(喂,这句话好有歧义)

穿越是主题,恶搞是中心,下流是精髓,搞到初代是目标。握拳。

正文开始。

 

六道骸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典气息十足的华丽大床上,床的四周还都站满了人,正在围着自己哭。

“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突然停止呼吸了呢!”有人抽抽答答地说。

“别、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有人哽咽着回答道。

“呜呜呜……BOSS知道后可怎么办啊……”

“呜……哇哇哇哇哇!雾桑!我要雾桑!”一个小孩子站在床尾号啕大哭着抱住了他的腿。

“小、小少爷,别这样……来人啊!把小少爷带走!”

“ku、fu、fu……讨厌啦,虽然早就知道我在你们心中是很重要的,可是人家分明还活得好好的嘛!”

原本哭声弥漫的房间猛然间鸦雀无声。然后床帷上方出现了很多张欣喜若狂的脸。

“小雾!你醒了?”

哦呀哦呀,这不是……嗯?怎么一个人也不认识?

难道是哪个犯罪团伙由于垂涎我的美貌,所以把我给绑架了?唉唉,果然长得美也是一种罪过啊……

正当六道骸盘算着如何与该犯罪团伙交涉才能让他们多向彭格列要一点赎金然后给自己提成一半的时候,旁边的人见他一直沉默着,又担心地发问了。

“雾?你没事吧?怎么不说话?”

“哦呀哦呀,真过分,怎么可以用那么没有品位的方式称呼我呢?如果觉得‘骸’这个名字不好听的话,人家可是会伤心的哦!”六道骸不假思索地答道。

“……”对方愣了很长时间才重新找回语言功能,“那……那是BOSS给你新取的名字吗?唔,挺……挺特别的……”

就这样寂静了片刻的房间又热闹起来。有的人继续关心地问候六道骸的身体状况,有的人忙于讨论“骸”这个名字中透露出的微妙信息,还有的人皱着眉头跟身旁的人窃窃私语说“你觉不觉得雾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样啊”……

混乱之中,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BOSS来了!”,于是所有的人顿时闭上嘴低下头,恭恭敬敬地站到两边,排成整齐的队列。

迈着有些急促的步伐走进房间的,是个与彭格列十代首领泽田纲吉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但气质又全然不同的男人。

他浑身上下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平静沉稳中透露着杀伐决断的王者之气,是泽田纲吉断然不会有的。更不要说,他还长着一头灿烂耀眼的金发。

即便是在怎样的逆境下都能不屈不挠地玩得很开心的六道骸,亦不由得发了一会儿愣。片刻之后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简直活脱脱就是彭格列守护者们祭拜起来的初代首领画像。

难道……

“你是Giotto?”六道骸脱口而出。

一瞬间神经粗如六道骸也感到房里的气温降低了许多,周围的人似乎都吓傻了。

而已经走到床前的男人扬起下巴,挑了挑眉毛:“你在叫我?”

Ku、fu、fu,这真是……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竟然比想像中的还要帅啊……所以即使年龄大了一点人家也不会介意的哟哦呀哦呀。

 

“报告BOSS。”一个衣着类似医生的人为六道骸检查一番之后,有些犹豫地开了口,“雾守大概是由于这几天的昏迷,记忆出现部分混乱……”

“你的意思是失忆?”Giotto皱了皱眉,“又没有遭受到头部撞击,本来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毫无理由地睡了过去,现在醒过来又突然说他失忆了,你叫我怎么相信?”

“不管您相不相信,事实已经发生了!”医生无奈地说。

在这个过程中最快乐的就是六道骸了,不管彭格列初代首领的眉头锁得多紧,他都毫不在意地打量着屋内既豪华又不失格调高雅的陈设。Kufufu,真不错,看起来比纲吉那个时代有钱多了,果然是富不过三代啊……

“雾……彭格列的事情,你真的半点也不记得了?”Giotto踱了几步,最终还是在床边坐下,柔声问道。

“kufufu,讨厌啦,这么关心人家的话,就用身体来表达嘛。”六道骸丝毫不经过大脑思考就得意地说道。

“………………………………”

“咳咳……”那个医生清了清嗓子,尴尬地转过头去,“BOSS,你们……你们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了……”

“……等一下。”Giotto沉默了半晌,开口吩咐道,“把Dr.丹特给我叫来,雾之守护者需要他的治疗。”

“啊?可是BOSS,他今天上午才被同盟家族的首领请去看诊……”

“下午六点钟之前我要见到他。”

“是,BOSS!”医生赶忙鞠了一躬,而后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哎呀呀,不知不觉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呢。”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掩上之后,六道骸把玩着自己的头发,露出了轻浮的笑容,“天气这样好,我们是不是也该做些娱乐……”

“我带你出去转转吧。”还没等他说完,Giotto已经站了起来,“也许熟悉的景色能帮助你找回一点记忆。”

“真是的,听人家把话说完嘛哦呀哦呀。”

“雾,就算你失忆了也好……我不准你再用这样的自称|||||||||。”

“真讨厌!难道非要人家管自己叫‘妾身’你才满足吗?!”

“……你到底出不出去?”

“kufufu,出去干什么,就一直放在里面嘛哦呀哦呀。”

“你说什么?!”

“kufufu,我是说,这么好的春光,不出门散步真是浪费啊。”

“……”Giotto决定无视对方刚才抛过来的那个疑似媚眼的眼神,冷静地拉开了门,“对不起,现在是秋天。”

 

“kufufu,是雕花水杯啊,拿回去能卖一百万吧。”

“kufufu,是银制烛台啊,带回去能值五百万吧。”

“kufufu,是金框油画啊,搬回去能有一千万吧。”

“kufufu,是真丝内裤啊,偷回去……嗯,这些怎么也能买麻雀一个晚上吧?”

从走出卧室的房门开始,六道骸就对路上的一切景物都陷入了严重的想入非非。

“雾桑!雾桑!”曾经抱着他哭过的小男孩突然从路边蹦出来,开心地跑过来拉住他的手,“我刚刚听见你说到麻雀了!你最近也喜欢麻雀对不对?那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掏麻雀吧?”

“kufufu,好啊!”虽然不认识这个孩子,但六道骸很好地发挥了自己自来熟的本事,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不单是掏麻雀,我还要教你更有意思的——大·人·的事情哦!怎么样?”

“当然可以啊!”孩子高兴地说道。

“当然不行啊!”Giotto吼道。

“父……父亲大人?”孩子吓了一跳,转过身战战兢兢地低下头。

Giotto深吸了一口气,蹲下来拍拍他的脑袋。

“雾最近很忙,你不要再来找他了。去跟别人玩吧,嗯?”

孩子乖乖地点了点头,Giotto又嘱咐了他几句,就让他往别处去了。

“唉,真可惜,没想到你连儿子都有了啊。”六道骸望着逐渐远去的小小背影,遗憾地说道。

“……我这个年纪,有儿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Giotto淡淡地回答。

“kufufu,没关系,就算你有儿子,我也不会介意的哟。”

“啊?”

“哎呀,讨厌,我是说,那里有间实验室,我们一起蹲在门口偷看吧!”

“等、等一下!喂!”

 

实验室里,一群医生正围绕着一具赤裸的人体,进行着激烈的探讨。对于医学毫不了解的Giotto听得兴味索然,一转头却发现身旁的人目光炯炯,对着门缝看得聚精会神。

“雾?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Giotto惊喜地问。

“哦呀哦呀,是生·殖·器啊……好大好火热哦kufufufufu……”

“……”Giotto被吓得不轻,不禁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你怎么了,没发烧吧?”

送上门来的机会岂能放过。六道骸立即抓住他的手陶醉地蹭:“kufufu,你也有反应吧?不要害羞啦,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光说不够,还要积极进行实践,情色地把对方的指尖含进嘴里舔。

……下一秒他就感到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死死地反剪住,脸则被Giotto按着贴到了冰冷的墙上。

真不愧是彭格列初代,竟然在人家完全没有反应的时候就把我制住了……如此的强壮宏伟,不好好利用真是浪费呀kufufufufu。

想归想,但当六道骸转过头的时候,映入Giotto眼帘的却是一张泫然欲泣的漂亮脸庞。

“太过分了,我那么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你,你却这样对待我……”

是、是啊,明明知道雾现在脑筋和记忆都不正常,怎么能跟这样的他计较呢,我在做什么……

Giotto一呆,不由松开了手。然而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对方趁着这个空档立刻扑了上来死死搂住自己的脖子,一边使劲往自己怀里钻一边不怀好意地在男人的重点部位上擦枪点火,最难以容忍的是同时还在大声嚷嚷:“kufufu,我就知道,果然你也是有反应的!”

Giotto敢用整个彭格列起誓他这辈子都没听见过这么淫 贱的声音,就算是街上卖笑的妓女也比眼前的这个人显得有节操。他现在确定自己的雾守绝对不仅仅是失忆了这么简单,从来没听说过人的记忆丧失后智商和道德感也都跟着下降的。也许……是有恶灵之类的附在了他的身上?想到这里,Giotto不禁怒火上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正想问个究竟……实验室的门开了,一堆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随即在看清面前的景象后全部石化。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彭格列成员,这些人愣了几秒钟纷纷识相地迅速掉转视线走了开去。

“对不起打扰了!BOSS你们继续……”

“呜呜呜,我就知道你们总有一天会走到这一步的……大家都很期待啊!”

“居然在实验室的门口,还绑着小雾的双手……没想到BOSS有这种爱好……”

“我们快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少爷,恭喜他又要有一个父亲了……”

“你们给我站住!”Giotto怒吼。

 

对自己的下属们解释一番后,Giotto一言不发地拉起六道骸就往前走。

“哦呀哦呀,脸色好难看哦。”

“……”

“kufufu,男人面色不好的时候就该从事某种娱乐了哦。”

“……”

“嗯?这条路来时没走过呢,难道你要把人家带去什么偏僻的地方……讨厌,你太坏了!”

Giotto终于停下了脚步,一脸阴沉地回过头。

“鉴于你的身体状况,我认为你不应该再住得离其他守护者那么近了。从现在起直到康复,你要住在这里。”

那是一幢小阁楼,比起六道骸醒来时呆的那间居所,的确离彭格列主城堡有着相当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它紧挨着一栋名为“医院”的建筑。不过,六道骸的注意力当然是不会放在这上面的。

他关注地打量着阁楼内部并不豪华但精致而温馨的摆设,最后将目光凝聚在那两张并排搁置的单人床上。

“kufufu,我知道了,那另外一张床是给你睡的吧。”六道骸顿时捧住脸,旁若无人地陷入了美好的桃色妄想。

“……不对,你搞错了,那是Dr.丹特的床位,家族里最好的医生。”

“真是的,这两张床都这么窄,你确定它们经得起半夜的考验吗哦呀哦呀。”

“Dr.丹特已经七十多岁了……你连他都不放过?”

“呀达哟,人家不要在地板上嘛~”

“给我适可而止一点!”Giotto忍无可忍地随手拽起一条麻绳,六道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绑在了床柱上。这时他反倒安静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盯着Giotto,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你好好清醒一下吧,我先走了,晚饭时再来看你。”Giotto毅然决然地说道。然而事实证明祸不单行,他还没走到房门口,楼梯上就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

“BOSS,Dr.丹特奉命赶回来了!”给六道骸做过检查的那个医生拉开门,大声喊道。他搀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身后还跟着一大帮拿着各式各样医疗器械的人……然后理所当然地,又是所有人全部石化了。

“BO……BOSS……求求你告诉我们吧,事情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过了一会儿,几个人含着热泪,颤抖地开口了。

“我……”Giotto正准备说话,却有人比他更快。

“讨厌啦,事情就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六道骸在床上扭着腰,红唇微张,眼里还弥漫着氤氲的水气。

“我刚才真他妈的应该把你的嘴也给堵上!”许久没说过的脏话从Giotto嘴里脱口而出。

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有很多人边哭喊“BOSS你实在太禽兽了!”边泪奔着跑向了夕阳……

 

感想:

1.初代你实在太帅了!这样帅是犯规的!越写越忍不住发初代的花痴……

2.初代你实在太衰了!从帅到衰给俺造成的心理落差感好大……

3.初代你不愧是创立彭格列的衰神之神……

4.在这起穿越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初代。但在整个人生中,无疑的,最值得同情的是27……

5.男人果然是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囧……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Made by ying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