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纲骸同人】美味关系 1
----------------------------------------------------------------
 
lovemukuro 发表于 2009-6-5 15:06:00
 

六道骸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彭格列十代目仍然在办公桌后面奋笔疾书。还真是个尽职的工作狂BOSS啊,他心里想。

用毛巾擦了擦头发,骸在沙发坐下来,随手翻着电视节目,偶尔侧头看看不远处工作中的泽田纲吉。

这里是彭格列家族专属的度假酒店,高级的总统套房内设施一应俱全,骸半靠在沙发扶手上,没穿拖鞋的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蹬着柔软的高级羊绒地毯。实在是太无聊了,明明是难得的家族温泉旅行,怎么还带了那么多工作过来?完全没有要结束的迹象……

虽然他也不反对就这样一直欣赏彭格列认真工作的样子,但是难得的夜晚……

 

骸一直觉得憎恨黑手党的自己却喜欢上最强帮派的首领,而且还成为他死心塌地的守护者之一这件事觉得很不可思议。仔细打量着忙碌中的某人,开始回忆这十年间发生的剧烈变化。原本像小兔子一样眼神现在变得沉稳犀利,声音也是成年男性该有的低沉磁性,脸上时常挂着让别人看不透的微笑,有时候真的怀疑那个第一次看到他尖叫着救命的软弱少年和眼前是否同一个人。

于是骸在郁闷自己在复仇者牢狱中浪费光阴的时候其他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绝对的主导权已经从自己的手中丧失,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监禁的水罐被打破的那一刹那,久违的火焰再次闪现在他的眼前。纯粹的橙色光芒晃的他一时睁不开眼睛。直到自己被轻易的抱在怀里,看着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他还是认为这是幻觉使用过度的后果造成的梦境。棕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只是从十年前不及自己肩膀高的国中生变成了身着黑色长礼服的高大青年。反观自己,在液体中被泡了好长时间的皮肤皱巴巴的,脸色苍白跟死人没什么区别,头发更是乱七八糟的整个粘在脸上,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或许从那时起骸就意识到自己那坚持了多年的梦终于化作了浮云,十年前在黑曜就惨遭失败才因此进了监狱,十年后的今天夺取彭格列十代目的身体然后报复世界更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在他被推倒在办公桌上强行进入后面的时候终于绝望的承认了这一点,那个无论是从身高还是实力都压倒性胜过他的男人带着厚颜无耻的笑容说这是用另一种方式来满足他想要夺取身体的愿望,听着这种明显曲解实际含义的歪理骸真是哭笑不得,想起自己当年在黑曜映画馆里颐指气使强词夺理的威风,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轮回报应?

比报应更可怕的是,他并不讨厌这种关系,于是六道骸同学再一次感叹了自己的堕落,居然因为对方的技术太好而默许了如此不平等的发展,当然感叹只是感叹而已,过后仍然该干什么干什么。羞耻和贞操对于骸来说从来都是不存在的东西,他只要自己觉得舒服就好。

很显然,他现在过的很快乐。也许真的应了属性的预言,无论如何难以掌握,虚无飘渺,雾,始终是属于天空的。

可以依靠,充满了温柔的包容的大空。

他又想起了去年的圣诞前夜,跑出来给库罗姆等人买礼物的他被突如其来的大雪困在了商店街的门口,单薄的穿着让他实在不想就这样顶着一头雪白走回家,更何况牢狱的后遗症始终困扰着自己,他很怕冰凉湿冷的东西,尤其是冷水。冷的发抖的骸在苦恼的盘算是不是随便找一家咖啡馆坐一夜先熬过这个雪夜再说,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下意识警觉的想要反击时从熟悉的气息中知道了来的人是谁,刚想要说什么那人又给自己披上了一件毛皮大衣,毛茸茸的,暖和而厚实。那人笑着说这原本是圣诞夜的礼物但现在只好提前送出了,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抱起来放到了停在不远车子里,很小心的没有让他沾到一点雪花。一向敏锐的他那会儿呆呆的像块木头,就这么任由对方行动。直到坐在软软的后座椅上身体逐渐暖和起来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一刻他的鼻子莫名其妙的发酸,他归结为这是彭格列专车内部卫生状况不佳导致灰尘太多的缘故。

 

乱七八糟的回忆停了下来,骸靠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但自家的头目兼情人还没有要结束工作的迹象。他突然对那堆该死的文件产生了严重的不满,他想让彭格列的目光只看着自己,回想起那种专注,热烈,充满了占有欲望的眼神,总是伴随着那些狂野刺激的行为,每次都让他死去活来可又越陷越深。

身体开始莫名其妙的发热,骸盯着始终没有抬头的泽田,用力舔了一下嘴唇。他坐直身体,把湿漉漉的长发拨到脑后,慢慢的解开衬衫上前面几个扣子。

 

下篇有不和谐内容……擦汗……


 

  • 标签:家教同人 2769 YD受 
  •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Made by ying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