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未曾羽化之蝶蛹 第一章(不定期连载)
----------------------------------------------------------------
 
lovemukuro 发表于 2009-9-14 22:21:00
 

第一章

 

因为注视桌面有一阵子了,所以视线的焦距对的有点模糊,骸支撑面颊的手肘发麻而抽搐了一下,把他飘忽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才突然意识到会议似乎已经结束一阵子了。原本坐在长型会议桌最前方的男人现在移动到他的旁边,浅褐色的眼睛有点瞇起来,像是液体的温柔顺着阳光扩散在整个空气中。

 

“……结束了…吗?”他有点迷糊地发问。

 

泽田已经不动声色地注意他很久了。那个人每次会议都坚持坐在离主位最远的地方,习惯于把自己隐藏在众人的注目之外。但他的一举一动仍然逃不过自己的眼睛。能察觉到他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状态,应该说从狱寺的讲话一开始他就一直紧皱着眉毛,牙齿有意无意地咬住下嘴唇,肩膀轻轻颤抖似乎在竭力忍受着莫名的痛苦。他的脸色比平日更苍白得可怕,泽田甚至怀疑他会半途趴倒在桌面上。

 

那种没有任何责难意味的眼神,甚至有点像是好奇的目光让骸总觉得别扭,于是他撇开视线,刻意不跟他有交集,手指把落下来的头发往后拨,露出漂亮的耳骨,可能是因为体温身高的关系所以有些泛红。昨晚因为睡不安稳所以又开始低烧,这种事情骸当然不会老实的说出来,早晨空腹吞了药现在让他的胃不太舒服,他轻轻的咬了下唇,闪过泽田伸过来的手指。

“骸……”

“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走了。”

 

 

直到橙色短发深灰色呢外套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很久了,刚刚那个说要先走的人现在却还是呆立在会议桌旁边发呆。他觉得眼前更模糊,脚步虚软也许随时有跪下来的可能。空腹吃止痛药的后果就是让他的胃开始从不舒服变成隐隐的绞痛,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住那个部位。但其实比起身体上的痛苦,更加混乱的是他的心。

 

其实是希望对方提出反对意见的,就像很久以前那样。

 

广袤的天空总是乐意包容任性的雾,自己对那种包容有一种依赖,那种即使嘴硬但潜意识里早就承认了的,特别的依赖。已经习惯等待着那个人的反驳然后强硬却温柔地执起自己的手,再用彭格列特别的用词方式来问一些什么。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等到的却只是一句淡淡的“既然不舒服的话,记得早点回去休息。”然后就是转身离开。

骸感到有点冷,他坚持那是因为发烧开始变得严重起来的后果。

 

 

不管是谁都看的出来骸不舒服,就算没有超直感也一样。就算已经尽量作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他自己也不知道吧,每次一有状况就会下意识的咬着嘴唇,泽田想,走回的办公室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如果一直继续宠下去的话,可能又会变得太依赖了。虽说要他一直负起照顾他的责任他也很乐意,那个家伙总爱逞强,但还是会对他露出弱势的一面,这点的确是让他觉得有点高兴,不过要是他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一点都没有自觉的话,总觉得还是不行啊。

 

BOSS您回来了。”

一推开房间的隔音门就看到巴吉尔已经把今天的公文准备好了,迭的整整齐齐的在桌上。

“谢谢你,巴吉尔。”然后他对自己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顺手把冒着热烟的咖啡放在碟子上头。泽田往后拉开皮椅,滚轮撞击到桌角发出声音,一瞬间脑中却闪过骸皱着眉头发呆的样子。

 

不行,已经决定不管了,在他自己有自觉以前。他压了压额角,微微叹一口气,把自己压进座椅里。

其实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而是跟白兰的斗争其实还远远未结束,只是从桌面上移动到了看不见的地方。不光如此,最近很奇异的,连已经久未通讯的复仇者也传来了暧昧不明的动向。他不能跟他走得太近,至少目前这一段时间之内,表面上是如此。珠玉受人瞩目不外乎其光彩珍贵的价值,某些时候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忍痛做出已经毫无兴趣的态度。

只要过了这段危险期就好了,日后骸自然会明白,他坚信两人之间那种说不出的默契感,这也许是彭格列特有的超直觉。因此他总是会尽力去回避想起,那张惨白虚弱的面孔上,忍受着痛苦的模样。

 

 

“回来了啊,会议顺利吗……骸、大人?!”

六道骸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快要昏过去的模样,冷汗从后颈脸侧一点一点的渗出,嘴唇变成苍白的紫色,隐隐约约的被咬出血来。

古伊德跟库洛姆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立马放下手边进行的事物朝他的方向移动,目前在这个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其它人都出去了,包括彭哥列之前派遣过来的基层人员,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太理想的状况,不过也省去了骸大人在生病的时候不想在外人面前示弱的麻烦。

“怎么回事?又来了吗…之前不是好多了……”手掌底下感受到的温度已经不能用天气太热这种憋脚的理由带过,古伊德嘴上一边念着,一边从库洛姆手上接过耳温枪,小小的显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不太妙的数字。“……烧起来了……”

“……怎么办?”

“你在这里照看骸大人,我去找医疗队的人来帮忙。”库洛姆示意对方把骸扶到椅子上坐好,刚要准备离开却被一只手紧紧地拽住了手腕。

“不,不用……”声音既轻且颤但充满了不容违抗的威严,“去……我办公桌……左边第二个抽斗……那里有退烧止痛的药”

“可是……”这次出声质疑的是古伊德,他从库洛姆的脸上看到了相同的忧虑。“夏玛鲁医师早前提醒过的,不能过量……”

“不要啰嗦,快去。”

 

“……”库洛姆大概是还在犹豫,没有立刻动作,可是那位大人贴在他手腕的皮肤已经烫的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古伊德一咬牙,松开扶着他后脑杓的手,走到了使用次数异常少的办公桌前面拉开抽屉。

“你真的要……”

“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怎么说他都不会乖乖听话的,偏偏这种时候谁都不在……”从抽屉的最深处摸到了小玻璃瓶装的成药,已经服用一阵子的药剂所剩的数量实在不多,他迟疑了片刻,还是将瓶盖拧开了。

 

“哟,你们在干什么?”手里抱着纸箱,身材修长左脸颊处带有一道浅浅的疤痕的黑发男人出现在门口,用一种疑惑不解的口气询问着。

山本先生,怎么是您亲自把东西送过来呢?”

“基地的其它人要么放假要么出任务去了,反正是顺路经过所以就代劳了。”雨之守护者的脸上挂着一贯爽朗大方的笑容,他把手头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目光集中在了靠在桌子旁边紧闭着双目动也不动的某人。

“骸,他怎么了?”

“……跟你无关。”抢在库洛姆前面开口的是那个看起来似乎已经要睡过去的家伙,“楞在那里做什么,把药拿过来。”口气充满了不想被人打扰的冷淡。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Made by ying630